您的位置: 乐平信息网 > 游戏

将门媳 第四十六章 一女百家求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23:04:09

将门媳 第四十六章 一女百家求

锦绣见她想着什么出了神,也不敢再磨磨唧唧,自己搬了绣墩到她身边坐下,倚着椅子扶手发呆。

云瑶一点儿也不困,反而越坐越精神,熄了灯在黑暗中坐着,似乎更加容易胡思乱想,她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,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,云瑶转头看见锦绣已经靠着扶手歪过来倒过去,便拿了件外裳给她披上,自己走到了窗前。

天气渐渐热了,云府上下也换了窗纱,透过薄薄一层胧烟纱,月亮似乎蒙上了光圈,一层一层光晕渐染,风吹进院子里的花香,云瑶往窗子跟前走去,没留神一脚踢上了桌腿,绣鞋轻软,只发出轻轻一声闷响,地上那个睡得口水横流的人却猛地睁眼坐了起来。

“我就知道你没睡”,云瑶听见了毯子窸窸窣窣的声音,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一个杀手,嗯,不合格的杀手,还在逃亡途中,怎么就能在一个不知道是否绝对安全的地方睡得口水横流呢?

齐君也知道她已经看穿,索性不再装睡,抬手将锦绣睡穴一点,顺手将人扔到了榻上,锦绣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“你到底是找谁啊?”云瑶很好奇,可是问出口她又讪讪转过头去假装没问,这人一身秘密的样子问还不是白问么。

果然齐君选择性失聪,假装看夜景,窗子上的胧烟纱虽然薄,可是看景色还是不能的,只能透过月光而已,他在那里看得津津有味,还轻声问云瑶:“那边那棵树上的鸟窝是什么鸟的?”

……

云瑶想给他一个大嘴巴子,你习武的人问我,我视力难道就好过你?!

于是她也选择性失聪,转头看那个朦朦胧胧像团子一样的月亮。

半晌,她心里忽然一动,他既然习武,那自己能不能让他教自己几手杀人的招式呢?

“齐君……”

“姑娘……”

两个人同时开口,齐君一挑眉,示意她先说。

“我想让你教我怎么杀人”,云瑶一点也不客气,一句话让齐君差点一头磕在窗框上。

“你你你你一个小姑娘家要学杀人干什么?!”齐君压着声音惊讶道。

云瑶抿了下唇说道:“这个你不用管”。

齐君挠了挠头说道:“这个简单,砒霜鹤顶红断肠草这是比较高调的,低调些的有夹竹桃,食物相克也可以,牛肉加田螺,羊肉加西瓜……还有虾子和樱桃……”。

云瑶满头黑线,大半夜听这个越听越馋怎么办?“行了行了!”她赶紧打断齐君,“我是要你教我习武,教一招半式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功夫就行了”。

“小姑娘家,杀人?还习武?你就算学会了,能潜入到要杀的人身边吗?就算能到他身边,你能毫发无损的抽身吗?你打算杀了人就等着被抓?划算么?”齐君连问几句,云瑶被他问住,慢慢垂下眼去。

她就是这样想的,哪怕拼上自己也要报仇,反正这身体也不是她的,被抓走又怎么样呢?

可是听着齐君这样啰啰嗦嗦的数落她,云瑶却忽然觉得自己错的离谱,林奶奶说过,她为什么在这具身体上活过来,是因为命不该绝,那么温云瑶就是云瑶,云瑶也是温云瑶。

她被慕凌枫辜负,被林挽月暗害,难道这辈子再为了个卑贱的林挽月搭上个自己?怎么算怎么不划算!

自从醒来,她其实一直在逃避自己,满心都在想着报仇,为了报仇可以不惜此身,反正也不是她的身,所以她丝毫不心疼,哪怕在她眼里林挽月只是个卑贱的妾,她也总是下意识想着同归于尽。

可是齐君说得对,划算么?

确实不划算啊,哪怕她只是个附身的魂魄,谁不愿多活几年呢

,这身子看着和活人一般无二,至少她现在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那么她完全可以用这具身体继续温云瑶的人生……不,温云瑶的情路太苦,她不愿再重温,那就继续云瑶的路,一辈子这样长,就那样陪着那个贱人去死真的不划算。

“可是我难道为了报仇要去他府上做个厨娘?高调的没那个气魄,低调的没那个能耐,让我做饭,我得炸了厨房……”云瑶有些说不下去了,在陌生的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个废柴真的是不能够忍受啊啊啊!!!

齐君故作惊讶:“我这辈子还没遇上过纯废柴,没想到今日碰上了!”

%@#*……你丫才是纯废柴!

不过这话倒是提醒了她,云瑶默默捻了捻指尖,轻轻的笑了笑。

她擅长的啊……其实还是挺多呢。

齐君也不问她哪里来的非要置之于死地的仇人,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奇怪,似乎隐藏了一些隐秘的喜悦。

————

次日醒来的时候,天光刚刚放亮,外面有些细微的脚步声,云瑶一伸胳膊那张薄被便落到了地上,她揉着酸痛的脖子看四周,屋子里已经没了那个不速之客,锦绣在榻上揉眼睛,也是刚刚醒来。

“小姐。小姐!”第二声类似于惊呼,云瑶也被她吓得一个激灵,有些嗔怪道:“做什么这么大的声音,大清早的”。

锦绣起身在房间里外转了一圈回来,这才压低了声音问她:“他走了?”

“难道还等着你来喊他起床?”云瑶似笑非笑道。

锦绣气得跺了跺脚,甩袖出去了。

云瑶这才长长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,昨夜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此时她在床上……是那个奇葩把她扔上来的吧,云瑶想起昨晚他粗暴的一把将锦绣丢到榻上,嘀咕着又捶了捶脖子,怪不得脖子疼!那个恩将仇报的奇葩!

收拾完她带着锦绣去云娘院子,云娘昨天叮嘱她今天过去,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。

她进到屋里的时候云娘正指挥者几个嬷嬷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,见她进来云娘笑着迎出来说道:“正看着找以前的嫁衣花样呢,你喜欢什么?娘和你一起绣,一定要让我的瑶儿做最美的新娘”。

云瑶虽然她已经嫁过一次,可是此时她觉得应该做出些害羞的样子,于是她在抬手掩面的瞬间掐了脸蛋一把,低声扭捏道:“娘你乱说什么……他们……他们都还没上门提亲呢,没有定下的事儿这样说多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她可真辛苦啊,演技一流态度认真!云瑶默默给自己加油,然后坐到云娘身边,“娘,您今日叫我来该不会就是说嫁衣的事儿吧?”

“对啊”云娘回头让那几个嬷嬷拿出来了几匹布料,“这是你爹前几日送来的,先给你做几件贴身穿的衣裳,你再挑些花样,嫁衣也要准备了,我的瑶儿都要及笄了,不早了”。

云瑶又要掩面掐脸再脸红一回,外面进来了个嬷嬷对云娘施了一礼,看见云瑶也在这里时要说的话顿了顿,然后低头说道:“老爷让奴婢来说一声,家里来了客,是威武将军夫人,还有……何尚书夫人”。

“何尚书?”云娘讶然,转头看着云瑶笑了,“嗯,她们都眼光不错”。

什么?什么眼光不错?云瑶懵了,隐约觉得似乎哪里有不对的地方。

玉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
鹤壁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
平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
玉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
鹤壁治疗牛皮癣费用

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
南阳去哪家前列腺增生医院治疗好
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
南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有哪些
贵州癫痫病医院什么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