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乐平信息网 > 美食

映山红开放的日子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15:05
摘要: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一个品行不端者,终被一个善良,仁滋,温和,肯负责的女人所改变,表明只要有决心,有毅力,即使是顽石也能得到改变。 (一)
物以稀为贵吧!靓妹初中一毕业不久就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理发匠。烫发、染发、焗油、美容,令山前山后的村民们刮目相看。
眨眼间,靓妹到了花鲜色艳的年岁。饱满圆实,不肥不瘦,水灵灵的,如一朵出水芙蓉。
提亲的一天几茬,踏坏了门槛。
山里的人见识浅,重实际。选郎择婿挑家底的殷实,剔人品的优劣。
人呀,就是那样的奇怪。靓妹偏不信实那一套。东个看不上,西个瞧不来,竟然着了魔似的相中了邻村的木匠后生刘二毛。
这个二毛可以说是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,眉目清秀,一米七几的个头,长的帅帅气气真是无可挑剔。人又很温和,一说一笑十分爽朗。虽说是手艺人,家中只有父子二人,但穷得像大水冲洗光了一样。农村中流传这样的一句话,不无道理。宁愿跟随讨米的娘,不愿跟着做官的爷。也许是母亲死得早的缘故,父亲一个大男人家,只知吃上顿安排下顿,无长远打算。俗话说吃不穷,穿不穷,不会安排一世穷。
事实果真如此。
不少人从中作梗,可是简直棒打的姻缘不散,他们很快结了婚。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,很多人都说是两双捞钱手,两股长流水。村里村外人见人夸。
二毛二十四五岁,壮实得像一头小牯牛。一手木工活儿三乡五村迎请不暇。婚后三年夫妻俩像星星伴着月亮,谁也离不开谁。生下了一男一女,日子如蔗糖甜。有人说,二毛一家子从糠桶里跳入了米桶里。一个家还是离不开好女人呀!
靓妹也开起了理发店。
村村落落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像沾染上了瘟疫,打牌赌博买“码”之风尘嚣盛上,似乎在考验着每个人,是否是意志薄弱者。二毛竟然染上赌博瘾。自此三天两不归。请工的搬也搬不动他,中了邪似的和哥们云里雾里,寸步不离“长城”桌。他开始嫌弃靓妹的唠唠叨叨,一听到唠叨,就摔盘砸碗。靓妹忍得心里痛,泪水直在肚子里流。
靓妹劝说二毛不看僧面看佛面。我们要看一双儿女,还有这用双手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个好端端的家庭。
二毛塞了棉花似的,还骂骂咧咧的说女人是头发长见识短。生成的嘴痒性贱。牛打生马打熟,女人不打不训服。句句拿狠劲凑。动手用凶悍的来。
家里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儿。
一天二毛趁靓妹不在家,偷走了她的积蓄一万元去作赌注。发觉后,家里吵成了一锅粥。靓妹遍身紫茄子一般,抱着一双儿女哭泣成一团,觅死觅活,欲寻短见。
靓妹说,天啊,谁让我不长眼,我为什么要作茧自缚呢?那一万元可是我的陪嫁钱与几年辛苦攒下的积蓄啊!
靓妹觉得一片迷惘。
好男儿,有如白开水,虽说平淡无味,但是有益身心。白开水没有白酒那么浓烈,红酒那么令人陶醉,饮料那么爽口,但一个人的生活不能没有白开水。最渴的时候最最需要的还是白开水。有了白开水,心中不慌。
这二毛我以为是白开水一样的男儿,谁知看走了眼,却是浑浊的泥水。
不,我不这样看。相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我深信二毛的本质还是好的,正如一棵百年的老树,根子没坏还有枝繁叶茂的时候。现在只不过是大气候不正,只要我们每一个人教育好自家人,总有一天会有春暖花开之日。
靓妹在自圆其说。
娘哭成了泥,儿女哭成了水。她许久许久欲哭无泪。
如果沉默是金的话,那么平淡就是真!老实,并没有错,老实,也可以很可爱。
靓妹从儿女身上产生了力量,仿佛一场战役看到胜利的曙光。从前没有发过的犟脾气如冬眠的小草迸发开来。她心一横,自语道:我人被你打了,赌瘾却要逼你戒掉。靓妹死搅蛮缠,追回了二毛拿走的赌注。
这简直是针尖对着了麦芒。二毛牛性大发,他不吭声不吐气,夹着行李卷出走了。心里还说:“你这狠心的婆娘,哪里是逼我的钱,而是诚心在人前要我七尺男子汉丢脸现丑。好!我走,离开这个家!”
夕阳的余辉耀武扬威的涂抹在树梢巅上,不舍得离去。日子一天又一天,不知不觉地打发过去了。靓妹倚在门槛上,向远处遥望。山上的遍遍青绿变成簇簇枯黄。
两月有余了,二毛却至今杳无音讯。靓妹有点悔不当初,觉得太将丈夫的军了。
是呀,他是一个男人,有鼻也有脸,我为什么做得这么绝情呢?就不能饶过他一回吗?
她转念又一想,这难道是我的错,又全是我的过错吗?二毛是我的丈夫,这无可非议,但他又是社会的一位公民。我们不是常常说关好自家门,管好自家人吗?我不管谁来管呢?禁赌、戒赌,人人有责!我们岂能仅仅当着歌儿唱,口号喊喊呢?赌博可是万恶之源呀!
靓妹的思绪像长江三峡的水——泄开了洪闸。

(二)
三个多月后的一天,陵县公安局打来电话。
一听到公安局两个字,靓妹像触了强电流一般六神无主了。第六感官告知她大事不妙。这几天她一直心神恍惚,眼跳得特别厉害,自知凶多吉少。
这天她正忙碌着手里的活儿。自二毛走后理发店里光景不同。人家怕收徒弟。说什么带会一个徒弟,就卖了一方艺道。靓妹却不这么认为。她说社会中的钱就如大河里的水,你挑的,我舀的,只要你勤勤恳恳,自己辛辛苦苦的劳作,人人都能有份。
记得梁实秋先生在《雅舍小品》中这样写道:钱本身可爱,无雅俗之分;人都想钱财,但不可贪财无厌。。。。。。只有这样才能共同富裕啊!靓妹畅怀大笑了。
她不厌其烦的收了四个徒弟,店面也扩大了两倍。足有七八十个平方,房子还着意的装饰一新。一盏五彩蝴蝶样吊灯耀眼夺目,悬挂正中。八盏小灯如八只小鸟俯视着过往的人们。四把壁扇,像温柔的少女亲密而绵绵的抚摸着迎进送出者的面庞,清爽迷人。一色齐整的不锈钢新座椅、座凳,耀眼生辉。五块明亮剔透的清镜照得人满面春风,春意浓浓。飘柔香波、丽佳洗发乳、嘉龙摩丝,各种名目的焗油膏、染发剂,摆列有序。店里洁净得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。最有引力的还是靓妹和师徒们那热情大方、童叟无欺、春意盎然的服务。那些老弱伤残的人还常常慷慨的给予减免消费。大门上“宾至如归”的镏金大字招来了不少慕名者。她对待徒弟们如亲朋好友,和风细雨。
听到公安局的电话,她丢下活儿,对光顾的客人说了声“对不起”便匆匆的趔趔趄趄的走了出去。
原来二毛离家后伙同他们诈骗钱财被收审。靓妹像六月间的禾苗蔫了。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不知所措。半天后神志才清醒。
她自言自语:三声好汉易喊,三声贼名难当。这是我的错,是我逼他走上犯罪道路。如果要判刑先要判我的,至少我是罪魁祸首啊!我以后的脸面往哪里搁,天天要与人打交道。别人一提起我丈夫是个贼,简直会无地自容。
靓妹若即若离,懵懵懂懂,好像脚下踩着一团棉花。
第二天靓妹安置了孩子交待了店里活儿,便像孟姜女寻夫似的风餐露宿,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千里之外的陵县。她一边走一边心里骂着这个怄气鬼,恨不能咬牙切齿。。
在公安局里靓妹见到了二毛。自知理亏的二毛双膝跪地,说自己不是人,连打着自己的耳光,害苦了孩子和老婆,毁了这个家。再三央求靓妹原谅他,还挤出了几滴泪水。靓妹气恨交加,当着人面骂骂咧咧又不敢太放肆。她心肠软,看到他那可怜巴巴的丑模样,又恨又怜,一个劲儿地劝慰二毛好好改造,重新做人。二毛鸡啄米般不停的点头称是,好像一下子脱胎换了骨。
二毛偷盗诈骗数目较大,被判了三年劳改。

(三)
靓妹霜打的茄子一般,硬撑着身子回到了家里。人到了家,心却像飘飞的柳絮,漾漾的。白天,她应接不暇的经营着店里的活计;晚上面对空房,“剪不断,理还乱。”二十多岁的靓妹正处妙龄,一根无形的线牵连着那呕气鬼。靓妹自怨自艾。她冥思着,苦想着,自己甘愿找的老公,如今他犯了事,一堆“屎”也要吃下去。
俗话说一只狗下坡,十只狗来拖。
一个曾陪同靓妹看望过二毛的亲戚回到村子里后谣言惑众的说,二毛在劳改队带头闹事被延缓刑期一年。
一时间在村落里传的沸沸扬扬的,把靓妹讲得头也抬不起来,像是自己亲自做了有罪的事一般。
实际上没有这回事,是劳改队里别人的一件事。这个亲戚毫不负有责任的听都没听明白,就拾起风皮当作帅印的传开了。其用心不知为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
可是靓妹就不好做人了。有口难辩,只得任他们吃饱喝足后胡说八道一起。不过反响还是很大,在村子的周周围围掀起过一阵阵小小的波澜。
二毛的事就像那癞痢人的头,越挠越痒,越痒人们越要挠。
村里几个多嘴的婆婆老气横秋的以教训的口吻规劝靓妹:“我们都是过来人,要听我们一劝。为了这个家你吃尽了苦头,却遇到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扫帚星,何不趁早改嫁呢?这就是什么命呀!”
有的人还开导她说:“现在婚姻自主得很,城里的年轻人,朝结夕离,如天上的星星。你要看开一些,眼光远一点,就不要吊死在一根树上了!”
靓妹说:“话可以这样说,但事情绝对不能这么做!这个婚我是坚决离不得。我是板凳上钉钉子,铁定了心。人有失足马有失蹄,我相信他会改变的。”
靓妹充满着无限的自信。

(四)
山上的映山红好似燃烧正旺的火焰,一片片,一簇簇。花团锦簇,漫山遍野。花上的蝴蝶展开双翅,一会飞到东,一会儿又舞到西,似乎觅不中目标。不知哪一朵,哪一簇才是它们最鲜美、最艳丽的中意者。靓妹目不转睛地望着映山红,盯着翩翩起舞的蝴蝶,十分羡慕。我若能化作一只蝴蝶那该多好啊!自由自在,无所顾忌。
这能吗?不能!
人,是社会的主宰。他承担着责任与义务啊!
一天,几个二毛以前的哥们儿寻到店里,要讨回二毛所欠的赌资。有几个家伙气势汹汹地冲着靓妹要夫债妻还。一天,二天,都是二毛惹下的祸事。有人纷纷找上门来,搅得店里生意都无法再做下去。
平静的生活又荡起涟漪。
靓妹忍下了,不愿得罪这些人,只怨自己有这么个丈夫。她有钱钱打发,无钱话交待。不到两个月,靓妹就支付了五千多元。这是血汗钱,每一分上都浸满自己的血汗啊。以前不舍得花一分钱,这五千元眼看就白白丢入水中,气泡泡都不见一个。望着一个个离去的债主,她发着痴呆。
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一天,六岁的儿子又烧又呕,胡言乱语的说着混话:来了!来了!一个红红的人走进来了当时,已到了仲春的深夜十二点,外面漆黑一团,黑鼓隆冬,伸手不见五指。老天却毫无怜悯之意,下着倾盆大雨,刮着七八级大风,一个闪电接着另一个闪电,连雨伞都派不上用场。身边没有半个男人,事不宜迟,靓妹在一个徒弟的陪伴下背着儿子顶着雨衣,不顾一切跌跌撞撞的直往离家七八里地的镇上跑。路上要涉过一条宽约七八米的小河,河上无桥,水深至大腿,她们别无选择只得趟水过河。有几次几乎被洪水冲倒。春寒料峭,冰凉刺骨。靓妹一步一趔趄的向前走出,就象路边东倒西歪的垂柳。她象对自己,又似乎对徒弟说,挺着,要挺着摔跤了又爬起来,她不由自主的发出爽朗的笑声,似如山上正盛开的映山红般灿烂。
幸好赶得及时,儿子才转危为安。可是抢救了孩子,靓妹自己却躺倒病床三天。疾风知劲草。她逢人便说,我生来就是这种命运。
人们常说,家有一老,百事都好。可是这时的节骨眼儿上,二毛却不在家,六十七八岁的公公又患癌症住了医院。十分紧急,癌症到了晚期,生命垂危。靓妹叫天天不应,只得四处奔波。她照管生病的公公,守候在病床前,几个夜晚不曾合眼,直到临终前。公公仙逝,她痛哭不已,在众乡亲们的支助下热热闹闹的办了一场丧事。众人都异口同声的说:“这场丧事若是二毛在家可能还办不出这样风光的场面来。靓妹真不简单呀!”
一件件事情使她像一只蜗牛,背负着沉重的大山,压得喘不过气来,艰难的往前行。
几天来,她壮实的身子像注了减肥剂,轻漂了不少。她憔悴多了。她生就的银铃似的歌喉也绝迹了。她记得,有个波兰人说过,有两种生活,一种是燃烧,一种是腐烂。

(五)

岁月匆匆,二毛去了一年光景,本来不热闹的家更加冷清。靓妹的心也愈加清冷。周围的人都十分同情她。
一个冬日的黄昏,天空中厚重的帷幕降临得特别早。理发店里一盏桔黄的电灯有气无力地闪烁着。几个徒弟都陆续回去了。两个孩子也去了外婆家。灯下靓妹有心无心的翻着一本时兴杂志,苦坐呆思。正准备关门上锁,夜色中闯进了一个陌生的粗壮大汉,阻止着靓妹关门。靓妹推不是让不是。出于女性的敏感,她有种预感,但哭脸扮成笑脸。她有礼貌地说:“先生,您要理发吗?只是晚了一点儿。”来者眼睛一睃,证实了靓妹只一个人在店里,狡诈地说: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嘛!你孤孤单单让我来陪陪你好吗?”说着就要动手动脚。靓妹从慌乱中镇定下来,正色的呵斥道:“先生,请您放尊重些。”胖汉见硬的不生效,就掏出一叠白花花的票子,足有千儿八百元在靓妹眼前一虚晃,嘻皮笑脸地说道:“这玩艺儿你不喜欢吗?我有的是!”
“你肯吗?……”靓妹厉言正色地道,“我要的是自己亲手劳动的干净钱!你别打错了如意算盘……。”恰在这时,邻居呼唤靓妹,说是有事找她。她这才如释重负,从惊愕中清醒过来。胖汉自觉无望,灰溜溜地逃走了。

共 9975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写的非常感人,靓妹嫁给了一个不务正业的二毛为妻,为此靓妹受尽了人间困难,一连串的家庭变故没有击倒坚强的靓妹。靓妹用他的爱心和宽容感化了丈夫二毛,最终让二毛改邪归正。一家人终于走上了小康之路。人性的善良在此得到彰显。{编辑:李荣】
1 楼 文友: 2010-02-1 14:02:26 春节愉快! 喜欢文学、音乐
2 楼 文友: 2010-02-21 16:42:20 谢谢编辑老师!祝虎年大吉!虎虎生威! 我是文学爱好者,喜欢追梦,热爱生活,热爱明天。便利妥纸尿裤有几种型号
什么方法治疗头晕眼花
好用又便宜的拉拉裤
热淋清颗粒功效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