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乐平信息网 > 时尚

神国 第十九章 仗势欺人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3:34

神国 第十九章 仗势欺人(下)

“不好!山子,那林良柱已经来了。”

听到声响,林烨急忙抬头朝着门外看去,只见林良柱带着七八个族人杀气腾腾地赶了过来。

“烨哥,怎么办?该死的,都怪我将荷包落在家里了。现在你还差八文钱

,族长一定会死抓着不放要你将房契卖给他的。”林山也着急了起来。

“绝不可能,这屋子虽然破败,但却是父亲留给我的容身之所。无论如何,我是绝对不会卖房契的。”

林烨的目光如炬,攥紧了拳头,咬了咬牙暗暗说道,“只要熬过了这一关,我便再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。”

“要不这样,烨哥,我马上偷偷跑回家去拿钱。来回一刻钟多一点,你尽量拖延着族长他们,等我回来。”林山沉吟了一声,说道。

“也就只能这样了。山子,这一次真的是拜托你了。从下个月开始,你每个月的税钱我全部都包了。”

今天刚刚在白桦林雪崩之下感受到董元昌那人情的冷漠,林烨便觉得和林山之间的情谊显得格外地珍贵,感动地握紧了林山的双手道。

“烨哥,咱哥俩还说这些话做什么?你有难,我当然要帮。区区八枚铜钱而已,你先拖延着顶住族长他们,我去去就回。”

说完,林山就溜了出去,快步赶回家拿钱。

而林山才走没一会儿,那林良柱便已经带人堵在了林烨的屋门口。

“林烨,给爷爷滚出来!昨天你口口声声说今天才是交税的最后期限,竟然还敢拿大秦税赋和律令来吓唬我。好!那爷爷我就等你一天又怎么样?可是今天一整天我在祠堂都没见你来交税。哈哈!现在我倒是要看看,你能拿出什么来交税?”

趾高气昂的林良柱气势汹汹地站在林烨屋门口,身边带来的七八名族人,也都是族里十七八岁的壮小伙。

“哼!林良柱,为了收我林烨一个人的税,你倒是好大的威风,喊了这么多的族人过来给你撑场面的么?”

深吸一口气,林烨稳住心态,一副凛然不惧的样子跨步走了出去。两只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瞪着林良柱,丝毫不气弱。

“收税?臭小子,你真当我今天这兴师动众是过来收税的么?或者说,你当真认为还能交得上这个月的税?”

轻蔑地笑了一声,林良柱脸色一变,威吓林烨道,“大胆刁民林烨,竟然敢不服我大秦律令管束,拒交税钱与塑满金身的武皇圣像,今日我便要依照法令和族规将你捉拿,然后打入祈愿府大牢。来人呀!把这刁民拿下!”

“是!族长!”

两旁的几名林氏壮汉族人得令,便一脸凶神恶煞地搓了搓粗糙的手掌,要上前来捉拿林烨。

这几名族人虽然还没有达到最低的武生修为,但是一身的力气也有一百多斤,比起林烨这个瘦弱书生强太多了。更何况,还有林良柱这一名达到了武生修为的族长在,别说林烨现在不想逃跑,就算是想要逃也肯定逃不掉。

“慢!林良柱,你怎么就知道我没办法交上塑满金身的武皇圣像了?”

为了拖延足够的时间,林烨并没有一下就将武皇圣像亮出来,直到那两名强壮的族人朝着林烨逼了过来,他才中气十足地喊道。

“臭小子,已经死到临头了。你还想要做什么垂死挣扎么?”

林良柱很不屑地对林烨笑道,“昨日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你祈愿的武皇圣像,短短一天的时间,你决然不可能连续祈愿六个时辰以上将金身塑满。难不成,你能还有上百两的银子用来抵罪么?”

说完,林良柱又命令那两名族人道:“不要听这臭小子废话,不然他又要玩什么花招了。你俩直接将他给绑了,一会儿送祈愿府的大牢去。”

林良柱之所以这么肯定林烨无法交出塑满金身的武皇圣像,一来是因为他昨日已经确定过了,林烨所差的金身还有一小半,正常人是决然没有可能一天之内祈愿塑满的。二来如果林烨真的塑满金身,为何今天白日就直接来祠堂交税,非要被他逼上门来呢?

可是,林良柱万万没想到的是,面对他那不屑的质疑,林烨却是转身就从屋内拿出了一张已经完全塑满金身的武皇圣像,对着他哈哈笑道:“林良柱,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,我这一张武皇圣像的金身,究竟是塑满了没有。”

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林烨,你……你竟然真的塑满了这一张武皇圣像的金身,怎么做到的?”

看到眼前林烨拿出来的武皇圣像,上面的武皇金身十分圆满,林良柱便是一愣,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不可思议地问道。

“我有我的办法,你管我是怎样塑满武皇金身的。总之,这一张武皇圣像交与你,休想将我打入祈愿府的大牢。”

林烨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武皇圣像卷了起来,交到了林良柱的手中。

“可恶,林烨这个臭小子,难道真的一天一夜不眠不休透支精力地祈愿了?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塑满金身。可为何现在我看他依旧是精神奕奕,没有丝毫疲累的样子?寻常人只要连续祈愿三四个时辰,就累得马上昏昏欲睡了呀!”

接过林烨递过来的武皇圣像,林良柱心里面虽然十分想不通,但是却也没有了刁难陷害林烨的借口。

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样子,现在只能有气无力地朝着林烨伸出了手掌道:“臭小子,算你运气好。不过,还有十文的税钱,快交快交!交完我好统一上交给里长大人。”

“十文钱而已,急什么急?你不再检查一下我交的武皇圣像有没有问题?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?到时候算你的还是算我的?”

见林良柱终于还是提到了那十文的税钱,林烨的心便紧张了起来,急忙再次用武皇圣像企图岔开话题。

但是,林良柱能够爬到族长的位置上,也不是吃素的。他一听到林烨支吾的样子,心中登时便又是一喜,猜到林烨恐怕是交不出这十分钱来。

于是乎,林良柱便立刻上前一把抓住林烨,大声叫道:“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,林烨,你现在只交了武皇圣像,还有十分税钱未交。快快交来,不然一样以‘拒交税赋’的罪名将你给绑了。”

“放开你的手!现在要钱没有,再稍等一刻钟,我定然全数交上。”

林烨见状也急了,想要挣脱开林良柱的大手,可是却被他紧紧地大力抓住。

“想拖延时间?哈哈!林烨,还真的是没有想到,你连这最难的武皇圣像都连夜祈愿塑满了,最后会栽在这区区十文税钱上吧?哈哈哈……”

此时,林良柱的心情比方才来时更加地爽快。

“林良柱,你休要得意。现在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……”

皱着眉头,林烨的双眼焦急地看着路口远处,期盼着看到林山及时赶回来。但是,他也知道,从自己家到林山家一个来回最快也要一刻钟的时间。

于是,林烨只能够将希望寄托在林良柱带来的那七八个族人的身上,冲他们几名还算交熟的族人喊道:“林青、林宏、林天、林军,你们的身上可否有铜钱?我现在只差八枚铜钱交税。今日你们借我一枚铜钱,过几日我林烨必然百倍相报。”

“哈哈!百倍相报?林烨,你还真的是好大的口气。今天有我在这里,我看谁敢借钱给你?”

林良柱往身后一瞪,那几名本想要借钱给林烨的族人,立刻便犹豫退缩了。其中有一名叫做林军的,更是摇头劝林烨道:

“林烨,今日并非我们不念同族情义不肯借钱帮你。怪只怪你会认几个字,读了一点书就心高气傲,连族长都不放在眼里。我们若是借钱帮你,便是和你一样得罪了族长。依我看,你还是赶紧低头向族长认错服软,说不定族长能大发慈悲放你一马,借你十文钱交税。”

“哈哈!林烨,听到没有?快点跪下来求我呀?今天,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一个选择,你不是还缺八文钱么?你把这房子的地契作价八文钱卖给我,不就刚好有钱交税了么?”

见在自己的威慑之下,没人敢借钱给林烨,林良柱就更是有恃无恐地仗势欺人,敲诈起林烨来。价值近百两的地契,林良柱竟然当真想八文钱就从林烨手中强买。

“呸!林良柱,你想要我向你服软,然后乖乖地把地契贱卖给你,休想!但凡我林烨还活着一天,就绝对不会卖这地契的。你就死了这一条心吧!”

林烨气急了,啐了那无耻的林良柱脸上一口。

“小兔崽子!你啐我口水?不想活了么?来人呀!将林烨给我绑了,拒交赋税,即刻送往祈愿府,打入大牢!”

那林良柱怒红了眼,一拳头狠狠地将林烨打倒在地,然后命令左右将林烨给绑了起来。

可正当林烨被五花大绑,要被压到祈愿府大牢去的时候,远处一声骏马奔驰的嘶吼声,董府老爷董元昌驾马快速赶来,远远地看到被林良柱绑起来的林烨,体内的血气生机上涌,发出洪钟一样的声音来:“站住!放人!”

攀枝花治疗癫痫病医院
鹰潭治性病好的医院
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
攀枝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烟台好的性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